首页 电视前沿 常识自然 咨询安全 人工热搜
主页 > 电视前沿 >看了不该看的──《对不起吓到你》书摘转载 妞书僮 >

看了不该看的──《对不起吓到你》书摘转载 妞书僮

「哇塞! 活春宫耶!」

小武大叫,我急忙掩住他嘴巴,「在哪里? 我看看。」阿帽急着抢到窗口来,我一边卡位一边猛吞口水,虽然在A片上看过不少,但像这样真刀真枪的可是第一次。

礼拜六晚上,三个高中生没事可干,就晃呀晃的来到这栋盖了一半就荒废的公寓顶楼,大概经济不景气吧,至少已经半年没动工了,我们在这里大声聊天、抽菸、喝酒都没人管,只可惜找不到「妹妹」来陪,反正像我们这种烂学校的本来也没什幺搞头,大家正觉得无聊,忽然底下一栋平房的灯亮了,一男一女正赤条条在床上……

那房子的窗户其实是拉上百叶窗的,而且叶片的角度朝上,一般从外面确实什幺也看不见,但我们恰好是在高处,而且是暗处,他们根本不会想到工地里竟然有人吧,就那幺毫不知情的欢爱起来……两个人的身材都不错,男的背脊看来还挺结实的,女的伸长了光滑的双腿。我几乎都可以听到三个人心跳的怦怦声。阿帽在后面猛挤,有什幺硬硬的一直顶到我后面;小武嘴里咿咿唔唔的,好像自己就是那个「男主角」似的。

「什幺人? 谁在那边?」忽然有人大声喝问,我们吓得跳了起来,却已被手电筒的光圈罩住,原来是一个戴着工作帽、满脸鬍鬚的中年人,大概是监工什幺的吧,「这幺晚了在这里干什幺? 哪个学校的?」这当然誓死不能说,三个人一起咬紧牙关,「是不是吸毒? 我要报警来抓你们!」

这下「代誌大条」了,阿帽推推我,我推推小武,谁教他平常自认老大,这下也只好支支吾吾的承认说是在这里偷看人家……「哈哈哈! 在哪里? 在哪里我看看!」

男人就是男人,果然他也有兴趣,我们也急着看下去,赶忙回头时,那房子的灯却早已灭了,「神经病! 你们唬烂我!」他出手好快,「啪、啪、啪」各打了我们三个的后脑袋一巴掌,「那间房子至少一年没人住了,平常是我们堆一些工具和建材用的,哪里会有人?」

「可……可是我们明明看到一男一女……」

「有啦! 一男一女,一年多以前是有一男一女在里面殉情自杀,从此以后就再也没人敢住了啦。」

我从脚底冷了起来,看看小武和阿帽也是全身发抖,不晓得这人说的是真的,还是纯粹吓唬我们。

「你们不信? 也难怪啦,我们也有工人晚上在这里看到屋里有人在搞……做爱,后来知道是鬼屋,吓得再也没有人肯来上工,所以这栋公寓才盖不下去的啦。」

难怪这栋公寓无缘无故停工了,而我们也不是第一批遇见那对「鬼男女」的,三个人面面相觑,发觉彼此都是一头冷汗,「好啦! 赶快回去吃猪脚麵线压压惊啦。」

如获大赦的各自逃回家,第二天当然忍不住在学校大肆吹嘘昨晚的「英勇事蹟」,同学们一个个听得目瞪口呆,正在走廊上拖地的老校工却来插嘴:「什幺殉情? 是三角恋爱,一个工人在那屋里杀了他女朋友和情敌,自己再从公寓顶楼跳下来自杀,小孩子不知道不要乱讲!」

看了不该看的──《对不起吓到你》书摘转载  妞书僮

source: pakutaso

「什幺乱讲? 是昨天晚上那个监工告诉我们的。」

「什幺监工? 都停工半年了,哪里还有什幺鬼监工?」

校工这一说我们也觉得怪怪的,但嘴里还是不服气:「就是一个中年人嘛,戴一顶黄帽子,满脸都是鬍鬚,讲话还一直啦呀啦的……」

这下却连校工也变了脸色,「那个……那个就是杀人又自杀的工人,你们怎幺会碰到他的?」也不等我们回答,他扛着拖把就匆匆走了,刚好上课钟响,同学们也都一哄而散。

只剩我们三个人的脚像被钉在地上,连晒在身上的阳光也觉得是冷的……

本文摘自《对不起吓到你》

看了不该看的──《对不起吓到你》书摘转载  妞书僮

看了不该看的──《对不起吓到你》书摘转载  妞书僮

最精炼的短篇,最惊悚的凝视

苦式惊魂20年后再现!

欢迎体验,背脊发凉、肠胃翻搅,

却爽到不要不要的畅快!

可怕得几近丧胆;哀伤时令人想哭,

更有嘲讽众生的啼笑皆非。

一举刺激您的吓点、泪点、笑点!

当无聊、压抑、焦虑四下瀰漫,

还好我们可以读恐怖小说锻鍊肾上腺素。

惊。

屋樑上垂吊着、地板下掩埋着,

还有寻不着出口的隧道……

在无法脱逃的时间迴圈中,冻结最惊恐的剎那。

怪。

用超能力来偷情,当嫦娥沦为富商小三……

这些映照出来的,是他者的怪诞,还是自身的荒谬?

悲。

走廊轻巧的脚步、墙上熟悉的影子,

以及深夜固定响起的铃声……

迷途人世的鬼魂,留念的都是往日情怀。

出版社:时报出版

作者: 苦苓 

本名王裕仁,1955年生,祖籍热河,宜兰出生,新竹中学、台大中文系毕业。

曾任中学教师、杂誌编辑、广播电视主持人,获《中国时报》散文奖、《联合报》小说奖,《中外文学》现代诗奖及吴浊流文学奖,着作五十余种,畅销逾百万册。

现为雪霸国家公园解说志工,沉潜八年,惊豔于天地万物超乎想像的各种生命形式,遂提笔书写自然。2011年开始,陆续出版《苦苓与瓦幸的魔法森林》、《苦苓的森林祕语》,成功开创新型态书写,以生动诙谐的方式开启认识自然的全新视角。2013年写下《我在离离离岛的日子》,以散文形式深刻反思人类与自然的亲密关係。2015年《请勿对号入座》,则用讽刺中带有戏谑的笔锋,描写各种奇人异事,2016年《短短的就够了》精选出版,描写人世的荒诞无稽,再掀脍炙人口的「极短篇」风潮。同年12月推出《热爱大自然  草木禽兽性生活》,以生动笔调写下动、植物五花八门的繁衍方式,成为台湾第一位「动植物两性作家」!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