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电视前沿 常识自然 咨询安全 人工热搜
主页 > 常识自然 >促转会爆料者吴佩蓉:当时气到发抖 >

促转会爆料者吴佩蓉:当时气到发抖

  行政院促进转型正义委员会正在研拟制定“除垢法”,追究威权统治时期,在228事件、白色恐怖、戒严时,检警司法人员等“加害者责任”。促转会副主委张天钦日前在内部会议中点名国民党新北市长候选人侯友宜就是转型正义最恶劣的例子,并说“这个如果没有操作,很可惜!”。《镜周刊》刊出促转会内部会议录音内容,张天钦立刻请辞下台。促转会副研究员吴佩蓉随后在促转会内部群组中坦承,她就是洩漏促转会开会消息的当事人。

  根据《镜周刊》报导,这场会议是在8月24日(五)下午召开,与会人员:副主委张天钦、主祕许君如、研究员萧吉男、研究员曾建元、副研究员张世岳、副研究员吴佩蓉。

  吴佩蓉在脸书中提到,24号当晚,我边吃晚餐边听录音,重新听到谈话内容,我承认当时气到发抖。台湾迈向民主这条路,有那幺多人为此牺牲奉献,很多人在这几年努力监督执政者,重新赢得人民的信任而重返执政,如果坐在高位上的人,却以这种方式去对待政敌,这是我想要的民主吗?  

  经促转会内部人士证实,在内部LINE群组张贴此段文章的人,确实是吴佩蓉。

  吴佩蓉全文如下:

  我,就是洩漏消息的那个人,对不起。

  在写这篇长文之前,我想先向促转会三个多月来在岗位上辛苦工作的同仁深深致歉,辜负您们的信任,是我做这件事,最大的遗憾。

  认识我的朋友,可能对我这幺做并不感到意外,但此刻应该全会想拿起手边各种物品砸向我的,很抱歉,因有我这样的损友而令您们难过,更是我最大的遗憾。

  承诺不承认是我做的,要努力掩饰,严重违背了我的意志。因为第一时间,我就想自己说明缘由。而我也猜到,新闻的当事者,会以各种理由质疑新闻内容的真伪,试图掩饰他当日所言。

  坦白说,对于那天的谈话内容,我记得的部分很少,因为当日心里牵挂另一件事,忐忑不安,在转贴出侯友宜的新闻到群组后,我被叫唤到张天钦副主委的办公室一起开会。但当时,我并没有任何动作,只是意识到自己无法专注开会,又觉得这场会议有某个与会者,时间会拖得非常漫长,突然想说,乾脆以录音取代笔记,事后再确认被交办的事情。

  在24号那週,张天钦副主委上了宝岛新声广播,原以为不会有任何新闻露出,结果突然冒出人事清查新闻,点阅一看,心想,这个议题有经过内部会议讨论吗?但对于张天钦这几个月习惯对外放话炒作新闻,早已见怪不怪。当下只是担心,在立院开议后,会不会对预算造成影响,未做他想。

  24号会议开始,张天钦突然冒出:后遗症出来了。当时并不了解他想表达什幺,于是问他,为何在广播会说出人事清查,张说他是脱稿演出,然而从对他的认识,我猜测他应该早有準备,故意在受访时放出新闻。

  果然,在会议中,他授意其他同仁继续搜集相关资料,而他对于侯友宜在威权时代的角色,从过去希望侯能够认错,转而变成希望透过除垢,让侯得到应有的惩罚。

  对于国民党对待异议份子,特别是黑名单人士返台后遭受的非人性对待,从小就对此事深恶痛绝,如果侯当年是以如此粗暴手段对待自己的“国人”,那幺,不论是上级命令或是他自以为可以如此,我都认为他有错,必须为自己的行为道歉,如果仍坚称是心中坦蕩蕩,那只能说,这个人的反省能力很有限,不足为取。

  张天钦打算拿侯作为力推除垢法的例证,某种程度是站得住脚。但,掌握行政资源和话语权的高官,意图操作此议题,以不正义的手段去对付类似侯这样角色的人,真的深化巩固民主的必要方式吗?

  台湾的民主发展,有必要去学习东欧共产国家转型正义的做法吗?这是我心中很大的困惑,如果真要推行这个人事清查,我认为前面有个必做的程序,就是完整取得政治档案,然后进行非常严谨的比对,在此前提下,以及取得社会多数共识后,认为有必要推行此法,再去做立法相关準备,或许是更恰当的方式。

  但张天钦的做法向来妄为,他下令要同仁研读文献或资料,在没有任何周延準备下便对外发布,后来还将出国考察的目的与除垢法绑在一起,遂行其个人意志。因为他是发言人身份,加上他自认为媒体关係良好,一再故技重施,丢出他想放出的消息,却严重干扰促转会的正常运作。

  24号当晚,我边吃晚餐边听录音,重新听到谈话内容,我承认当时气到发抖。台湾迈向民主这条路,有那幺多人为此牺牲奉献,很多人在这几年努力监督执政者,重新赢得人民的信任而重返执政,如果坐在高位上的人,却以这种方式去对待政敌,这是我想要的民主吗?

  看到这里,也许大家会想痛骂,妳有必要这幺做吗?难道不能在会内沟通吗?其实这三个月,我当乌鸦的次数,远远超过喜鹊,在24号谈话结束时,我记得为了阻止张继续操作侯的议题,我还故意说,中南部水灾很严重,不要在这个时候处理新闻。没想到,隔了两天,报纸又登出侯友宜当年使用催泪瓦斯对待卢修一的新闻。

  我明白,一旦张天钦準备这幺做,以他的威势,加上其宣称党政关係良好的背景,会内很难有人可以挡下,阻止张继续妄为。因此,我将录音转为文字档,希望朋友能够帮忙,将张力推除垢法的议题传递出去,让外界能够了解,挡下张的意图。

  为了证实所言非假,我交出了手边的资料以取信于人,同时也删除了自己手机的存挡。我知道,这些东西流出,从那刻开始,将成为在野党,特别是国民党攻击政府的武器。这种七伤拳的做法,真是蠢到极点。

  我真的很蠢,因为我不知道到底可以跟谁说我这两年的忧虑,我看到身边许多朋友,不论是操守,理想性和能力,远胜于在野的国民党数倍,事实上,国民党连怎幺监督都不会,抗议场合,早早散场,对他们而言,民众福祉与监督政府,只是口头说说。真正的民主,除了政府的行动力和执行力,在野的强力监督也是重要的,但却见台湾的民主政治,却日趋失衡。

  促转会今年才设立,并没有自己的预算,各项经费捉襟见肘,但身为副主委,却不知以身作则,家财万贯,且在台北市拥有房舍,却逕自申请官舍居住,举凡家俱家电,几乎全以本会业务费支付,甚至支使同仁在上班时间到官舍为其打点一切,公私不分,把公务员当作专属他个人的员工。

  于公于私,我认为,这样的人并不适合担任如此重要的职务,正义并非如此廉价,或单靠转型便能达成.如果我们用了不正义的人,以及不正义的手段去推展所谓促进转型正义的工作,无异于请鬼开药单。

  此刻,我知道会内的大家非常愤怒,对于我以不正义的方式揭发此事,我感到羞耻,却不后悔。让我难受困窘的是,从昨天至今,我用说谎或不认帐去伪装我自己做的事情。

  我以台湾的民主为荣,我也一直相信,台湾的百姓非常清楚自己作出了选择,面对中共的打压,政府的处境愈来愈艰难。

  转型正义的工作当然有其必要性,因为过去有许多人为此付出代价,甚至是牺牲他们宝贵的生命,还他们公道以及名誉,绝对是合理应当的。

  如果在野党拿此事操作,把焦点全放在张天钦试图影响选情,那我必须说,你们就跟张天钦副主委一模一样,心里眼里都只有政治操作。做这件事,只有很单纯的想法,台湾到底适不适合立除垢法,立这个法对于推动民主真的有帮助吗?真正的威权者,他的陵寝继续座落在这块土地之上,而他的后人却不愿意帮先人好好下葬入土为安,继续坐视台湾社会为了他留下的事物纷扰,而我们只能当个鸵鸟,坐等有一天,这一切会自己解决。

  如果,假正义之名去推动不适当的法令,甚至是最高等级的恶法,那绝非台湾社会所乐见。

  对于造成如此大的风波和风暴,再次向大家鞠躬道歉。

  我知道此时辞去促转会的工作,都无法弥补我闯下大祸的万分之一。我想跟从昨晚至今关心我的朋友致歉,我知道从此我必须远离你们,但希望你们继续在各种岗位上为台湾努力,很抱歉,无法再跟你们谈天说笑或并肩作战。

  谢谢大家看完这封信,我会先贴在群组,以及我个人脸书。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