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电视前沿 常识自然 咨询安全 人工热搜
主页 > 人工热搜 >中国半导体幕后的台湾科技大将 >

中国半导体幕后的台湾科技大将

中国半导体幕后的台湾科技大将

当外界关注中美贸易战时,另一场更重要的半导体技术战早已开打,在这场战役里,处处都有台湾人的影子。

4 月的中兴禁售事件之后,中国政府加速调整高科技发展策略,香港一篇专栏标题如此形容,「不是打贸战,是打命」,意思是,如果中国科技发展再远远落后美国,未来恐怕连生存都有问题。

梁孟松、蒋尚义添战力  暗助中芯製程大跃进

当台湾投资人还在为格罗方德退出 7 奈米製程竞争欢呼庆祝时,8 月 28 日,中国工信部副部长王江平正前往中芯位于北京的 12 吋厂视察。

因为,中芯在技术上有了突破,原本中芯连 28 奈米製程都毫无竞争力,但在共同执行长梁孟松上任后,不到 10 个月的时间,中芯完成如期开发 14 奈米技术的目标,但良率如何,仍有待观察。梁曾是台积电资深研发处处长,台积电前技术长胡正明是他的论文指导教授。

中国中芯在第二季年报新闻稿里,正式宣布「我们欣喜地告诉大家,在 14 奈米 FinFET(鳍式场效电晶体)技术开发上获得重大进展。第 1 代 FinFET 技术研发已进入客户导入阶段……。」

中国半导体幕后的台湾科技大将

中芯共同执行长梁孟松是 FINFET 鰆式场效电晶体的专家,这也是他在三星和中芯备受礼遇的原因。

梁孟松的下一个目标,恐怕就是 7 奈米製程技术。市场传言,「去年梁就与昆山市政府谈过,要圈一块地做 7 奈米,」但后来因为条件谈不拢,最后投资计画未能实现,但在「全民造芯」的氛围下,梁孟松忙着与各地方政府谈条件。

更关键的人,恐怕是蒋尚义(见首图)。2016 年底,他出任中芯非执行董事,当时蒋尚义表示,是因为中芯原有的独立董事马宏昇辞职,中芯询问他的意愿,他才同意中芯的邀约。当时蒋尚义强调,「从来没听说过,有哪家公司做得好,是因为某位独立董事的缘故。我没有那幺大的本事,当个独立董事就会让中芯和台积电之间的差距缩小。」

但事实是,蒋尚义就任中芯董事后,2017 年 10 月,蒋尚义的老部属梁孟松就从三星跳槽,出任中芯共同执行长。接着不到一年,中芯如期在 3 年内完成 14 奈米技术研发,业界人士观察,梁孟松上任后,让研发团队压力极大,内部抱怨连连,但由于中芯持续投资先进製程,未来获利虽然不见得会成长,但营收规模会持续缩小跟联电的差距。蒋尚义知道要用什幺样的人,採取什幺样的研发策略,当年他帮助台积电拉开与联电的距离,打下江山,现在,他恐怕是中芯能否超越联电,进逼台积电的关键人物。

今年,中芯的创办人,来自台湾的张汝京也还在中国到处找机会。他创造了一个叫 CIDM 的模式,把 IC 设计公司,终端应用企业和晶圆製造厂,都拉进来当股东,创立芯恩集成电路。但中国地方政府也不见得看好,去年他原本与广州市政府谈定投资,而后却破局,他最后找上山东青岛,5 月 18 日,芯恩集成电路终于在青岛开工,他前两次创业都未能大成功,这一次结果如何,仍有待观察。

王宁国、高启全找舞台  盼在半导体领域扮演要角

台湾半导体人才在中国,也未必都能一帆风顺。今年 7 月,中国发展 DRAM(动态随机存取记忆体)技术的关键公司──合肥长鑫,该公司执行长王宁国离职,由兆易创新原执行长朱一明接手。

王宁国和台湾也有渊源,在中原大学化工系毕业后,赴美国发展,今年 4 月,王宁国表示,合肥长鑫机台已经安装完成,在 DRAM 技术上也已有突破,今年下半年将试产(DDR4-8GB)。外界观察,王宁国是带领一群由日本、南韩和台湾工程师组成的「混编部队」,其中有日本尔必达结束后,由前执行长阪本幸雄带领的一群工程师,也有从南韩海力士挖来的人和台湾华亚科挖来的工程师。

兆易创新是中国大基金投资的国家队,王宁国带着这群人完成建厂任务后,就由兆易创新执行长朱一明自己接手,「朱一明想做 DRAM 已经很久了。」一位业界人士观察,在大基金与合肥相关单位的同意下,改由朱一明执行研发和量产的任务。

而中国的另一个 DRAM 发展基地──紫光旗下的长江存储,也是由台湾人高启全担任执行董事长,不过,这不见得代表高启全就是长江存储的最高负责人,长江存储的董事长是赵伟国;业界人士观察,高启全希望能在中国半导体领域站上巅峰,加入紫光时,挂的是紫光全球执行副总裁的头衔,后来还挂起「执行董事长」的职称。

中国半导体幕后的台湾科技大将

长江存储执行董事长高启全在 DRAM 製造有多年经验, 但长江存储何时能做出 DRAM,仍然是个谜。

高启全在台湾做的是 DRAM 製造,今年 8 月,长江存储也高调宣布「自主发展」NAND Flash(快闪记忆体)技术,但是,长江存储何时能做出 DRAM,目前却连一个公开的时间表都没有;一位业界重量级人士观察,「紫光连头绪都没有,基本上是放弃。」该名人士认为,紫光对 DRAM 一筹莫展。

过去,挖角台湾顶尖人才  未来,吸纳台湾产业资源

相比之下,NAND Flash 技术比较容易取得,长江存储的前身武汉新芯,2016 年时曾与飞索半导体签定技术授权合约,共同开发 NAND Flash,今年 4 月,长江存储宣布「首批完全拥有自主智慧财产权的 32 层 NAND 闪存晶片将于年内量产」,却完全没提到,这些技术是怎幺来的。

中国的野心不只是要吸收台湾人才,还在创建新的营运模式,下一步,是要直接吸纳台湾的产业资源。

一位业界人士分析,中国发现建晶圆代工厂打不过台湾,开始改走「虚拟 IDM」的模式,意思是,让 IC 设计公司、晶圆製造厂到封测厂,互相配对,紧密结合,希望透过固定合作伙伴,用打群架的方式提升水準,但换句话说,不在这个圈子里的厂商,就算技术再好,恐怕都拿不到订单。

台商开始透过换股,换取入场门票。去年 11 月,硅品宣布出售硅品苏州 30% 股权给紫光集团,同时,硅品也积极投资晋江厂,地点就在福建晋华的正对面,有意通吃晋华的封测商机。

8 月 10 日,日月光出售中国子公司,苏州日月新 3 成股权给中国紫光集团时,日月光解释,这是为了掌握中国商机之举,可以合理推测,日月光在中国将有重大投资案。

以前,中国发展半导体,是挖台湾人才;以后,可能直接吸纳台湾产业资源。

8 月 3 1日,中国集微网论坛上,紫光集团联席主席刁石京就坦言,要靠中国自己做到百分之百都自主研发,几乎不可能。这场大会里,讨论的解决方法,就包括要打造新平台,直接吸纳台湾产业资源,建立对台湾半导体的前哨阵地。

在中兴事件后,中国将加速吸收台湾半导体产业的人才和资源,再回过头和台湾竞争,台湾除了防堵,恐怕也需要新的策略。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