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电视前沿 常识自然 咨询安全 人工热搜
主页 > 人工热搜 >中国半导体强势进逼,飞利浦的台积经验能否让两岸共创双赢? >

中国半导体强势进逼,飞利浦的台积经验能否让两岸共创双赢?

中国半导体强势进逼,飞利浦的台积经验能否让两岸共创双赢?

近年来中国发展半导体野心勃勃,投入资金挖技术抢人才大举扩张毫不手软,中国亟欲将庞大的晶片内需,从九成倚藉国外进口逐步转化成国内自产,对此,台湾媒体纷纷以「红色供应链」来形容。

根据全球管理谘询机构普华永道(PWC)的数据,过去十一年中国半导体消耗量以 18.8% 的年複合成长率(CAGR)在成长,且消耗比率在 2014 年达到全球半导体市场的 56.6% ,还高于欧、美、日。

中国半导体强势进逼,飞利浦的台积经验能否让两岸共创双赢?

不想受制于人,中国目标要在 2020 年达到 40%、2025 年 70% 核心基础零组件本土生产,以内需市场做为压力点,透过政策威胁与利诱往扩大中国製造推进,也因此,英特尔、三星、SK 海力士等国际大厂前仆后继往中国设厂,深怕自己被排除在这广大市场之外,以中国为中心的半导体聚落在慢慢成形。

台湾厂商的左右难题

而台湾,碍于法规、两岸关係,以及对技术外流的疑虑,去与不去?成了台湾厂商哈姆雷特式的难题。在国际大厂纷纷投入下,不去似乎错失商机与发展机会,去了又担心为中资掌控成为空殻,甚至技术人员被挖角反壮大了对手,让自身两头落空。

从台积电提供专业晶圆代工开始,台湾逐步建立起垂直分工的产业模式,并做到各领域的顶尖,台湾晶圆代工、IC 封测的产值全球排名第一、IC 设计产值全球排名第二,仅次于美国,全球记忆体市佔也有全球第四,在技术、规模、智财与人才上,台湾都相当具有优势,技术上的强势以及地理位置的相近,使得台湾成为中国发展红色供应链的首要合作、挖角目标。

而这样的台湾若站在全球化、产业顶峰的高度换个思维,是不是能够如同「飞利浦经验」一般,透过技术与专利授权谋取利润,并持续保有自身优势?

1987 年半导体仍在起步阶段的台湾,从工研院转移部份技术、设备与团队成立台积电,资本额约 55 亿新台币,当时只有荷兰飞利浦愿意技术授权,飞利浦拥有许多专利,以及和其他大厂间的交叉授权合约,透过技术入股取得台积电 27.5% 股权,飞利浦还要求,在台积电成立三年后的十年,得以拥有增加台积持股到 51% 的选择权,飞利浦在当时转移 2 微米技术等部分製程与专利、投资约 20 亿新台币,到最后,飞利浦完全出清手中 418 万张持股,总计投资台积电二十年来,加上股息,资本飙涨至 6,000 亿,创下获利近三百倍的神话。

专利授权的借镜

当然,以飞利浦为例并不全然符合台湾现况,因为飞利浦当年已无意再继续发展半导体业,就其手中的专利技术来发挥最大的获利,可符合该公司与股东利益。面对中国的来势汹汹,台湾面临的压力可不仅是单一公司难题而已。

重点是我们如何将技术、Know How 做智财申请、保护,进而有效灵活运用。

专利授权早已成为一个产业,甚至出现硅智财(Silicon Intellectual Property,SIP,简称 IP)无晶圆厂、不生产晶片单纯以授权做为营收主力的厂商,最广为人知的莫过于 ARM,目前智慧手机 AP 几乎採用 ARM 架构开发而成,连平板市场都有近七成使用 ARM IP;而高通拥有庞大晶片市场,然靠着通讯技术授权获取的庞大权利金仍是其主要获利来源,台湾也有力旺专注在非挥发性记忆体 IP,从台积电、联电、海思到格罗方德与 SK 海力士都是力旺的客户,在年中更一度挤下联发科成为台湾 IC 设计类股股王。

关键不是在转型为硅智财公司,而是这样的商业模式能不能带给我们一些启发,找到与中国可长可久、互创双赢的契机,藉此得到更多资源,持续往更先进的技术着墨,堆高台湾的技术壁垒、强化竞争优势。

整合强化优势

从另一方面,结盟、整併同是一条台湾半导体厂商该思考的路,台积电、鸿海先前即与客户、设备厂、硅智财厂商、封测厂等供应链上下游厂商相结盟,而联发科近期一连收购曜鹏、奕力、常亿及立锜也同样在加速整併脚步。

台湾建立起独特的垂直分工模式在全球半导体市场立足,从零组件供应、半导体设备、IC 设计、晶圆代工、封测、组装与代工製造专业化,建立起完整的产业生态链,然而,在国际半导体市场大者恆大,以及物联网多晶片整合的时代来临下,台湾小厂很难再像以往单打独斗闯天下,厂商间或许是该好好思考如何透过整併,水平或垂直整合,达到技术、客户、市场等各方面互补发挥综效,也可避免被中国业者各个击破。

当然,在这之中如果政府有相关配套的政策相辅自然就更为有力,只是近年来政府相关政策失灵,主导的相关措施很难真的符合现况所需,因此业者看来只能自行力求突破,难以对政府有着过多期待,况且公司为商业组织,本就不应过度期待政府资源的协助。

从 1970 年代政府引进半导体至今,近四十年来从无到有,台湾建立起完整的电子产业生态链,创造独特的垂直分工模式在全球半导体市场立足,时届壮年的台湾半导体产业,除了守成,我们还有得是精力与智慧,再去开拓更大的疆土!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